谁来当安全保障国,如何看主权和“独立”……俄乌谈判留下多少悬念

谁来当安全保障国,如何看主权和“独立”……俄乌谈判留下多少悬念

谁来当安全保障国,如何看主权和“独立”……俄乌谈判留下多少悬念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正当世界兴奋于俄乌谈判取得进展带来的股市大涨和油价下跌时,华盛顿却给人们浇了一桶冷水。美国及其西方盟友没有表现出欢迎谈判进展、鼓励双方达成和平协议的态度,美国总统拜登声称“将拭目以待俄方是否遵守承诺”,五角大楼甚至暗示俄罗斯在基辅并未真正撤军,更像是在进行“重新部署”。

许多国际分析认为,俄乌第五轮谈判后留下了许多悬念,双方在安全保证、克里米亚及顿巴斯两个“共和国”的地位等问题上分歧巨大,最关键的是美国的态度没有丝毫改变的迹象。

美英法德意5国领导人在俄乌谈判后发表共同声明,称将继续对乌提供军事援助,并加强对俄制裁。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30日也称,俄乌谈判没有取得突破,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才有可能达成协议,这凸显了达成停火所面临的困难。

美国根本不相信俄罗斯

俄乌谈判取得进展,美国总统拜登及政府官员却表现出“极度谨慎”的态度。在29日的记者会上,当被问及俄乌谈判进展是否使战争开始接近尾声时,拜登表示:“在看到他们的行动前,我什么都不会去考虑。我们将看看他们是否会按照所说的去做。”白宫通信主任贝丁菲尔德则称:“我们不会相信他们的话。我们将继续执行我们的战略。”

与此同时,五角大楼也称,俄罗斯在基辅减少军事行动,是“重新部署,而不是撤军”。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反映美国对俄行动的“怀疑”。报道引述美国官员的话称,“没有人应该被俄罗斯的声明所愚弄……应该为俄军进一步大规模侵略做准备”。

拜登29日还与英法德意领导人举行了电话会议。白宫声明说,5国领导人在通话中商定将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并继续加强对俄制裁。

不过,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发言人斯塔诺30日对俄乌谈判进展表示欢迎。他说:“我们支持为结束冲突所做的一切真诚而有意义的努力。俄乌进行了几轮谈判,我们期待谈判成果能得到实施,局势能发生现实的变化。”

多个问题仍悬而未决

CNN称,虽然俄乌就解决这场破坏性战争的总体方案框架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但双方在有关乌克兰中立地位的安全保障国、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的未来地位等方面仍然分歧巨大。报道称,乌克兰同意不加入北约或任何军事联盟,即成为中立国,但乌要求国际为其中立提供安全保障。乌方宣称,“我们坚持要有一个国际条约,安全保障国都要在上面签字,而且要得到议会的批准”。

“今日俄罗斯”网站称,令人怀疑的是,乌方有关所有和平协议都要经过全民公投以及要求安全保障国议会通过协定的建议是否切合实际?这样的过程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而且看起来根本不太可行。意大利或以色列议会为什么会通过这样的事情?更不用说美国国会了。此外,在特别军事行动开始时提出的问题,如俄语在乌克兰的地位和乌克兰的去纳粹化,仍然悬而未决。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宪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应当说这一轮俄乌谈判取得了初步的、积极的进展,但很难说是突破性的。他说,乌克兰加入北约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这些都属于比较容易解决的问题。最困难的是,双方在承认克里米亚的归属及顿巴斯两个“共和国”问题上还没有看到任何进展。

乌克兰危机难降温

俄乌谈判能否达成协议,更关键的问题是美方的态度。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3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是乌克兰危机的始作俑者,只有美方改变对俄罗斯的态度,乌克兰危机降温才是有可能的。社科院俄罗斯问题专家杨进称,美欧对俄罗斯的制裁是不会放松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彭博社称,目前北约内部在有关与俄罗斯直接对话方面出现了严重分歧。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已与普京多次通话。但美英以及波兰等东欧国家认为,这些斡旋努力“适得其反,可能是中了普京的计谋”。

曾在里根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的保罗·罗伯茨29日接受俄卫星通讯社采访时称,即使乌克兰与俄罗斯签署和平协议,美国也将继续给莫斯科制造麻烦。他说:“目前还不清楚华盛顿是否会允许其傀儡泽连斯基签署和平协议,但是华盛顿肯定将继续给俄罗斯制造麻烦。”这位美国前官员质疑,当年明斯克协议有担保方,但基辅拒绝遵守。“那么,俄罗斯还会相信乌克兰会遵守未来的协议吗?”

“俄乌谈判是否意味着和平曙光出现?”俄罗斯tsargrad电视台30日引述专家的话称,俄方应该注意到美西方为俄罗斯设下的陷阱。报道称,即使基辅接受了莫斯科的条件,但仍无法保证其会遵守协议。西方会站出来说该条约是在俄罗斯枪口下签署的。“随后,我们将看到西方向乌提供的不再是‘标枪’和‘毒刺’导弹,而是‘豹’式坦克、F-16战机等……战争将重新开始。”

对于美西方的态度,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8日表示,俄罗斯渴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冲突,但是不会接受西方的任何调停。他说:“有很多例子表明,一些外交成果会被西方同行所破坏,他们再也不值得信任了。”

【环球时报驻美国、俄罗斯特约特派记者 萧达 隋鑫 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 陈康 柳玉鹏】

admin